設計師推特回復 為什么不修改巴內斯! _爐石傳說資訊 _中國游戲網

  今天的主角還是巴內斯,關于這張卡牌,玩家和設計師之間已經爭論了幾個月了,到現在還是不愿意將這張卡牌進行削弱,話說,你們真的喜歡這張牌嗎?

  Sipiwi(狂野職業選手):為什么你們削弱巴內斯呢?他可以說是游戲里最糟糕的“招募”卡,本身是張中立牌,狂野選手本來就很討厭,最近標準選手來玩狂野之后也開始抱怨了。巴內斯正在毀掉狂野的環境。

网络游戏  Meati(職業選手/戰隊經理):巴內斯是橙卡,橙卡是不會被削弱的哈,因為暴雪才不想返給玩家價值20歐元的粉塵呢。 Sipiwi:長久以來,除了暴雪完全無能之外,這是唯一能說得通的理由。 并且狂野橙卡就更甚了,削弱他們的意思就是給了標準玩家一張任意橙卡,并且還不用考慮分解的顧慮。

  Iksar:有的內容我在前面補丁里回復了。“金錢決定設計”的說法總是讓我覺得莫名其妙,開發者對游戲的投入源于熱愛,開發者同樣是玩家,也將始終是玩家。沒有人是為了欺騙玩家們的時間和錢財而工作的,我們的初衷不過是制作一款大家都喜愛的游戲。唯一的區別在于我們作為開發者有責任站在游戲整體的角度做出最佳的決策。實際上這種說法放在爐石這樣一款3A游戲中就更顯荒謬了,負責游戲設計的團隊與負責營收的團隊顯然是分得很開的。當然設計過程中肯定有過錯誤,這是客觀存在的。只是我認為越早解決玩家和開發者之間的對立狀態,就能越早達成相互理解。我的想法很簡單,工作,然后設計出一款大家都喜歡的游戲,我想絕大多數的開發者們也是這么想的。 回到巴內斯,討論的重點在于即使沒了巴內斯大多數卡組還是能繼續運作,喜歡這類卡組的玩家們也并不會放棄它們,但這會讓他們很失望。實際上巴內斯的熱度并非特別高,當然如果一直保持在7%-10%范圍內的話我們就會進行介入。偶數薩和奇數賊也是不錯的狂野卡組,因此我們還需要一些時間來評估一些卡牌調整對于狂野環境帶來的影響。 當然我不是說7%-10%就是我們的削弱標準,我只針對巴內斯而言,并不是強度和熱度就決定了一切。我能說的是,最近狂野中我們聊的比較多的是巴庫、狼王和巴內斯。但最強的兩套奇偶卡組都在補丁中被削弱了,我們需要幾周的時間來收集補丁后的數據。

  Sipiwi:我覺得你混淆了巴內斯和大哥牧,巴內斯在法術獵里也是個問題,并且在藍龍薩和大哥賊等等卡組里的上限也很高,巴內斯在大部分卡組中發揮的作用都不僅僅是一個4/5的身材,并且上限頗高。 Iksar:我也并沒有特指某種卡組的強度和熱度,但我們可以獲取任何一張卡的數據,包括使用情況、使用最多的卡組以及發揮作用最大的卡組。 我提到大哥牧是因為巴內斯在其中的熱度要遠高于其他帶巴內斯的卡組。舉個例子,如果帶巴內斯的牧師卡組最高有6%-10%的熱度,那么排第二的巴內斯卡組熱度還不到1%。

网络游戏  Sipiwi:很高興聽見你們在討論奇偶卡,在我看來唯一還有潛在問題的卡來自標準中:邁拉的不穩定元素、伺機待發和高階祭司塞卡爾。但我們還是先看看你們收集的數據說明的情況吧,我擔心熱度和勝率不足以說明巴內斯的問題,你們需要進行一些定性研究。

  BoarControl(職業選手):即使是最近要打狂野公開賽了我也從來沒玩過狂野,巴內斯是主要原因。我真的很不喜歡有巴內斯的對局,不知道你們的數據有沒有說明這個問題。

  Iksar:我上面回答的是你“我們不知道其他帶巴內斯卡組”的問題。至于修改卡牌,更多是基于一種感覺,而并非基于數據,我們很少(如果有的話)只基于數據來修改一張卡。 我在想是不是玩大哥牧的玩家都不怎么用蛇囧軟件,或者因為熟練度的問題,他們都很少為大哥牧發聲,不過可能也只是我們的數據庫被某個大哥牧黑客黑了吧。

  Sipiwi:玩大哥牧的體驗自然比對陣大哥牧的體驗要好,只要牌序好,勝率甚至能有80%,而在這樣的對局之中大哥牧玩家們就可以隨心所欲打了,對手的體驗就比較糟糕了。

网络游戏  Iksar:所以真正的問題在于:通常卡組的熱度與勝率是一致的,這很正常,因為玩游戲就是要贏,因此強度高的卡組熱度也會高,然一直以來都有一些卡組的熱度要高于強度。 青玉德、大哥牧、剽竊賊、爆牌賊和任務法都是如此,對此的解釋是,玩家們很喜歡這些卡組,即使知道能輸但是也要玩,你怎么看呢? 當然僅僅以為有些玩家覺得卡組很有趣并不足以構成不改動的理由,也許在考慮所有玩家的情況下這些卡組并非這么有趣。但這一點是很清楚的,有很多玩家很喜歡這些卡組。至少我認為在對很多人都喜歡的卡組進行修改時需要很謹慎,再強調一次,這并非不會修改的意思。

  Sipiwi:一個猜測,就像賭博,達成最高上限給人的感覺很好,而如果你不巧打出下限的體驗也沒那么差。但當你在4費復活出兩個大哥在場上,你開心了,對面可不一定,甚至體驗更差,而我認為這對游戲的發展是不好的。你認為呢,Iksar?

  Iksar:我想我們想法一致,只是表達不同。我認為這不僅僅是一種賭博的感覺,更是一種操作簡單而又強度超高的感覺。這一點和青玉德很類似,當這兩套卡組取勝時,優勢都非常低,但實際上這兩套卡組操作起來都挺簡單的。通常情況下,高強度是需要通過combo卡組或者操作復雜的卡組才能帶來的。青玉德在我上面說的那方面尤其突出,只需要一點點法力值你就可能召喚出15/15的怪物魔像,不復雜,但也不是太強。

网络游戏  Siveure(玩家):我的想法是因為玩家們一直在嘗試強力套路,而這幾套牌的強度都很高,相比于勝率而言。

  Iksar:基本上是這樣的,玩家們更青睞那些特別的或者強度很高的卡組,而非輸贏五五開的那些。另一方面,如果你看偶數卡組去年的數據,實際很好看,但熱度總是不高。 好了已經凌晨2:45了,我得去遛狗了,這些東西我們在工作中也時常談論,我想接下來的幾周和幾個月內也會如此,晚安!